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

阅读:0
听报道
一位老领导从微信转来一组数据:研究传媒的人员经过调查,发现当前我国大陆居民受访者每天获取新闻信息的渠道,已经发生了根本性变化。其中,75.25% 来源于微信群,39.02%来源于抖音,26.61%来源于今日头条,20.03% 来源于微博。信息来自传统纸媒的0.68%(绝大多数人不看报纸,只有党政干部中少数人还在看);来自电视的6.56%(目前基本只有老人还看电视) ;其他渠道占到4.24%(例如饭局、会议、家庭、街头闲谈等等)……
 
老领导问:是这样吗?
 
我回答:可能的。需要按年龄段和受教育程度,体制内外,对不同人群来细分考察信息获取渠道。
 
互联网让我们感受到同生一世的温暖。日常生活的一地鸡毛,在微信朋友圈表达,施加“美颜”效果后进行分享,心头的压力便卸掉大半。
 
网络浏览和发声也容易搓火。互联网降低了大众表达的门槛,社会各群体都可能上网抒发审美偏好和利益诉求。“吃瓜群众”浓墨重彩的爱和恨,语不惊人死不休,却往往忽略了剪不断理还乱的复杂现实。冷静想想,同样是大众传媒,无线电波曾让我们倍感温馨,像“小喇叭”和“阅读和欣赏”节目铭刻在一代人的温馨记忆。今天比特空间却常常让我们怒发冲冠,心生寒意,不同意见争执不休,不共戴天。从来没有一种传播媒介像互联网这样容易撕裂社会。网民曾误以为“80后”白发官员任职作弊,原来真的是基层工作艰辛让他早生华发。作家韩寒和科学家方舟子,网友各有所好,两人也各有瑕疵。但“方粉”成了“韩黑”,“韩粉”成了“方黑”,就很没有必要。面对美国“实体名单”的打压力挺华为,与在员工251事件中吐槽华为的,很可能是同一拨人。民族情感和民生诉求纠结,一种倾向容易压倒另一种倾向,需要就事论事,冷静考量。
 
近年来,人们感觉过去此起彼伏的舆情似乎大多消失了。这是因为政府改善社会治理,事关基层民生、困扰官民关系的问题得到了及时解决;也是因为加大了互联网治理力度,舆情在发酵期就得到了遏制。网络舆论看似比较整齐干净,但不代表现实生活没有瑕疵,百姓内心没有话说。实际上,以互联网为主力平台的社会舆论并未退烧,只是从微博、BBS等公开平台转入相对闭锁的网络空间。
 
需要重视圈群的意见表达,包括QQ群、微信群、微信朋友圈、豆瓣群组、吧友、饭圈等,这是一些半开放的网络社群(cyber group)。与微博、BBS等公共平台相比,圈群有较高的私密性,更为密切的网络互动,因此带有舆论分层特征,例如同学群、老乡群、退役军人群、卡车司机群等。圈群用户在某些方面具有较为一致的群体意识,分享信息和观点时更为大胆和开放。
 
2019年的圈群关注改革进退,经常把一些国家的现实状况,引为观照中国发展的坐标系。如《你以为日本“失去了20年”,实际上人家已默默无闻完成产业大转型》,回顾日本在国际竞争中面临的挑战及不寻常的应对之策;《越南渐渐升起》,评点越南在经济发展和社会转型方面的举措;《1979,波斯小青年亲手干掉自己与下一代的未来》,则提出警惕现代化受挫、向过去张望。
 
圈群的一个突出功能是缅怀过去的好时光,体会沧海桑田人间巨变。像《我想拥抱你,却再无可能》,翻检出的老照片几十年后物是人非,令人感慨唏嘘。再如《国家记忆:五十余场运动翻腾而过(1949-1977)》,《大江大河40年,改变命运的七次机遇》一类忆旧图文,表现的是对历史轨迹的沉重思考和执着的价值信念。微信公号文章《25年前他们不疯魔不成活,拍出了<霸王别姬>的那群人,如今却说那已是终点》引发共鸣,甚至令人动容泪盈。
 
圈群流行帖文具有“隐舆情”的特征。对舆论场上人声鼎沸的“明火”需要重视,对特定人群小众场合隐性舆情和小微舆情的“阴燃”也需要保持警觉,从中可以触摸了解社会深层矛盾和主流人群的隐性诉求,防止官民之间的某种缝隙因为忽略或无视而出现“管涌”,最终酿成决堤的风险。(社科文献出版社《社会蓝皮书》之《2019中国互联网舆情分析报告》,祝华新、廖灿亮、潘宇峰)
 
2019年举办“不忘初心,牢记使命”主题教育,贯彻“以人民为中心”的发展理念。金庸小说《天龙八部》里段正明说:第一是爱民,第二是纳谏。千万不可自恃聪明,妄作更张。群雄逐鹿中,面对曹操铁骑大军来攻,刘备欲渡江逃往襄阳,狼狈之途仍不肯放弃10万百姓。与三国雄图霸业相比,10万草民更加重要。这就是三国中最为弱势的刘备兴国之基。
 
基层政府奋发有为,守土有责,是一方之福。同时,市场经济多个利益主体,各种利益错综复杂地纠缠在一起,社会治理好比绣花针,是一个需要耐心、专业性的精细活儿。领导告诫:“治理和管理一字之差,体现的是系统治理、依法治理、源头治理、综合施策。”“遇到关系复杂、牵涉面广、矛盾突出的改革,要及时深入了解群众实际生活情况怎么样,群众诉求是什么,改革能给群众带来的利益有多少,从人民利益出发谋划思路、制定举措、推进落实。”
 
需要提醒基层官员,不能迷信强势行政,运动式治理社会,上半年关闭猪圈,下半年要求“补栏率”;上半年取消歌厅桑拿晚间营业,下半年又要求发展“夜经济”。用行政手段干预市场经济,看上去轰轰烈烈,影响就业与基层经济活力。市场经济的前提和基础是预期管理,稳定各市场主体特别是企业家阶层的心理预期,要知道心理预期是易碎品,资本生来胆小,经不起折腾。公权力需持审慎包容监管的方针。
 
2019猪肉价格飞涨,为基层社会治理的环保过度执法而伤害民生敲响了警钟。要知道,菜市场的小声呢喃,比微博BBS上呼天抢地的呐喊,更能体现人心的向背,也更能影响公共治理决的成败。菜市场里,有贩夫走卒的一个个人生“小目标”。衙斋卧听潇潇竹,疑是民间疾苦声。对知识分子的批评性意见,需引导发出务实之论;对体制内的杂音需做好释疑解惑工作;但最具根本意义的,是稳住老百姓的民意基本盘,浇水施肥,固本培元
 
越是紧日子,越需要开放表达,询问民瘼,让人心顺畅。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三年饥荒,开始经济调整,党内召开“七千人大会”,“白天出气,晚上看戏,两干一稀,大家满意”,文艺舞台上出现了《李慧娘》《海瑞罢官》,周恩来陈毅在广州会议上为知识分子“脱帽加冕”,营造了宽松的社会文化氛围。
这就有了2020年的愿望:尝试吸纳,努力理解,总是倾听。老百姓学会在各自的微信群与不同意见的相处和理性交流,为政者习惯在公民舆论场敬畏民意,吸纳民智。领导说过:“网民来自老百姓,老百姓上了网,民意也就上了网。各级党政机关和领导干部要学会通过网络走群众路线,经常上网看看,了解群众所思所愿……多一些包容和耐心。”
 
文章原载于“党报旧闻”微信公众号(2020年1月1日)
话题:



0

推荐

祝华新

祝华新

52篇文章 1次访问 1年前更新

80年代报纸编辑,曾获全国好新闻奖,新世纪转型做新媒体研究。个人兴趣:党史、动漫、武侠。

文章